玩味愛情

玩味
作詞:厲曼婷  作曲:張宇
渴望愛的臉龐 總還有悲傷暗藏 一張叫做等待的網 把絕望打扮成了希望
承諾有種古老氣質 只能任愛情放蕩輕狂 怎麼想 都注定了我要受傷
你有你的立場 我只能天邊張望 遊戲何時才會是終場 我已枯坐了多少時光
文明在你髮上發光 你幸運的讓人想抓狂 怎麼看 你都一定比我堅強
不說誰辜負了誰 愛的本質是沒有絕對
就說我為你心碎 而那是我最美麗的罪
愛恨只在一線間 我不求安慰 就細細玩味 為何走這一回
就細細玩味 為何走這一回


啊!頭痛死了!
我將手指按在電腦鍵盤的Backspace鍵上,再一次的,刷掉不滿意的文字,看了就不爽。
兩手墊在頭後面,躺回床上對著天花板發呆。
「真是的,現在都幾點了還窩在床上。」玉玟走進房間裡,將她的玉臉貼在我的熱臉上,這種習以為常的動作,對我起不了任何作用。
挪開她那貼近我的臉,坐回電腦前面繼續發呆,緩緩的道:「因為沒靈感,所以就躺在床上想事情。」
玉玟撲將過來,從後面環著我的脖子,眼睛看著電腦上空白Word文件。「想什麼事情?都不知道有沒有想我。我來幫你起頭吧!」玉玟從後方向前伸出玉手,在鍵盤上敲打起來,銀幕上的文字隨即飄舞。

『李建修,剛來到台北沒多久,台北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新鮮。
建修所就讀的建教學校,在每學期都會跟外商簽約。簽約的工廠,則在台北的三重。
在學校讀書三個月,在外工作三個月,每一個學生在工作時,都如同被放逐一樣,一切生活都由學生自己打理。
原住民的他,跟著死黨阿翔,他們兩人這時候,身上的錢加起來不過兩、三千。就這樣,遠從花蓮來到了台北三重工作,18歲……』

我即時伸手抓住玉玟正在飛彈的手指道:「不是吧!」玉玟這是要我寫我朋友的故事?
「不好嗎?反正你腦袋裡又沒有什麼新題材,而且記憶又這麼差,然而這件事又那麼新鮮,你應該還寫的出來才對。」說完,玉玟用著『夠你忙一陣子』的表情看著我。
「好吧。」我杵著下巴,將這段從朋友那裡聽來的故事,回想了一遍。
「那……今天可以陪我了吧?你已經有好幾天沒陪我出去逛街了。」玉玟一邊說一邊將雙手環在我脖子上。
我伸手指了指電腦螢幕,道:「不行,這要趕工。」
「早知道就不幫你寫了,又不陪我。」玉玟氣鼓鼓的,跌坐在床沿抱怨著。
「好吧!可以陪妳,但是不出門。OK?」我露出投降的表情看著玉玟。
「好阿!」玉玟笑開了。
就這樣,我又跳回床上了。

建修和阿翔同住在工廠的員工宿舍裡。
平時下班後,室友幾人常常開著小伙、喝喝小酒。然而週末則是買衣服、喝酒、打撞球、跑網咖,生活過的還算是不錯。
這一天,建修跟著阿翔搭車來到三和夜市買衣服。窮書生還沒錢買機車,計程車算不錯的選擇了。
走在街上,衣服還沒買到兩人就被不遠處的一家鞋店給吸引住目光,不看路是壞習慣。
「哎呀!」身材高挑的女子就這樣被他硬生撞倒。
「阿修,你在做什麼?知不知道你撞到人了。」阿翔急忙將建修拉回神。
站穩腳步後,建修才發現了自己幹的好事。一個閃身便急忙將跌倒的女子攙扶起來,順手將散落一地的手提袋撿起交回女子手裡。「小姐,不好意思……」
「你走路都不會長眼睛嗎?」女子生氣的回了一句。
「你是怎麼稿的阿!」她身旁的友伴用不怎麼友善的眼神看著我。
「抱歉!剛剛在注意一間鞋店,對不起,不好意思撞到妳了。」急切的道歉時,建修這才注意看到被撞倒的女子樣貌。
雖然她朋友已經長的不錯了,但她更勝一籌。
「這樣吧!我請妳們吃飯吧,算是賠罪。」話正說完。
阿翔這時勾著建修的脖子拉到一旁咬耳朵。「喂,你哪來的錢阿?不買衣服了喔?」
「沒辦法事情遇到了。」一臉無奈。
「少來。」早就看穿他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腎了。
回過頭看著兩位等到不耐煩的女子。吃什麼呢?側個頭發現一間不遠處的路邊攤。「走吧,帶你們吃好料的。那有攤子。」
「不要,怎麼吃那一家的東西?」女子帶著一臉厭惡的表情抱怨到。
建修心想,她怎麼會這樣說話呢?
「我不想吃飯,我們去吃牛排好不好?」說完轉頭就走。
牛排……不祥的預感。
「看,貴族X家,就這裡吧!」兩個女子就當自己家一樣走了進去。
「喂,你身上有多少錢阿,借來擋一下吧!」摸著口袋將錢掏出來。
「一千多,我們兩個加起來還不到三千。」
「要請就請到底了。走,進去。」
那門一開就一股排斥的風席捲而來,錯覺。
「歡迎光臨!小姐,請問幾位。」服務生熱情的接待。
「三加一。」
「這邊請。」
到位後服務生馬上遞上菜單。
看到菜單上的價錢才知道為什麼這家店取名叫『貴族X家』了。價錢都在兩百五以上,今晚用走的回家都有可能。
用手肘撞了阿翔一下,小聲的對他說。「喂,點最便宜的就好,你也不想用走的回去吧!」
「先生,兩位小姐已經點完了。」
「我們兩個都牛排就好了。」阿翔說完將菜單遞環給服務生。
「好的,請稍後。」
看服務生走後,好奇的問坐在對面的兩女。「妳們剛點了什麼?」為了荷包著想還是問一下比較保險。
「等下送上來就知道了吧!」
不說?種事情有什麼好隱瞞的。
錢是要花了,能回本多少是多少。環顧一下四週的沙拉吧。自己卻坐在靠窗的地方不好行動。
「翔,幫我們拿一些沙拉和飲料吧,我這位置不好走動。」
那女子也對她朋友說「妳也幫忙拿一點吧。」

沉默了一段時間,手中那杯水也被喝完。還是主一動點吧!
「妳…妳住哪。」
「泰山。」
「那離這算蠻近的吧?」
「是阿。」女子無趣的用手撐著下巴。
「還在讀書嗎?」
「高中剛畢業,在考大學。」
高中畢業!我也才剛讀高中而已,那不就大我兩歲。年紀比我大……我還以為她才十八歲而已。皮膚這麼白,模特兒的身材,身高大概有一百七十以上吧!加上傳說中天使的臉孔,一點都看不出年紀比我大。唉…失算。
「……」
慘,沒話題了。恩……想想。
「那個……對不起。」
「恩?」被突如其來的道歉感到奇怪。
「剛剛把妳撞倒了,真是很對不起。」一臉愧疚,卻帶著遺憾的表情。
「恩。」
就這樣,一串制式話的對談草草結束。阿翔他們這時也回來了。
「水果、烤麵包。」阿翔將東西放到桌上後就坐回自己的位子上。
隨後幫忙的女生也把東西放到桌上。沙拉、冰淇淋、玉米濃湯。
東西放好後就生氣的指著我們沒事做的兩個人。「東西都我們拿,你們兩個也要去拿。」
「不用了啦,你們都拿那麼多過來了,吃完在拿吧!」女子將她拉到身旁坐著。
吃東西,沉默的開始。真搞不清楚廚房在做什麼,牛排都過這麼久還沒送上來。再找話題吧!
同樣的問題來到另一位女子身上。資料漸漸齊全時,兩女也開始回敬我們一些問題。終於聊開了!
「那你們呢?住哪?」兩女反問。
「我們住花蓮。」一副妳終於問我問題的表情掛在建修臉上。
「住花蓮,那你們應該是原住民吧?」
「你覺得我們像嗎?」奇怪,明明把自己搞的像都市人了。長期在冷氣房工作,皮膚顏色漸漸的變淡、變白,這樣怎麼還會像原住民。
「有點像又有點不像。我遇過的原住民沒有像你這麼白的。」
「妳覺得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吧!」先敷衍過去在說。
「那到底是不是麻!」生氣,給我這麼爛的答案,窮追猛打。
「那妳覺得呢。」幹麻一直在這問題打轉。
「……」
慘,生氣了。女人都那麼容易因為小事生氣嗎?
「妳覺得我們是原住民就是原住民,不是原住民就不是原住民。」都已經講這麼清楚了,在不明白我也沒辦法。
「……」
「生氣了喔!」
「沒有。」
最好是沒有在生氣,一切都寫在臉上了。
完全沒發覺一旁的阿翔已經聊開了,這裡是天堂和地獄的交界處嗎?
太好了!牛排來了。
阿翔這時靠了過來,小聲的說:「我們的牛排都來了,她們的都還沒來。該不會真的叫了很貴的東西吧?」
「我想應該也不會叫超過三百的東西吧!可能是小排類的。」保佑這樣就好。
終於送來了迷樣的食物,兩個人的鐵板似乎都比我的鐵板大。在發現不是錯覺後,不祥的預感再次出現。
「妳們到底叫了什麼?」
「你等下看了就知道了。」又是那不懷好意的表情。
當餐食放到桌上開起悶蓋的同時,我和阿翔都嚇到了。
「妳…妳們叫這個。」
「對阿,有什麼問題嗎?」
「沒…沒什麼問題…」
「怎樣?怎麼了?這個很好吃阿!」誰叫你在路上撞到的是我,有你好受的。
好吃,誰都知道好吃,鐵板海鮮大餐會不好吃嗎?!這輩子吃都沒吃過的東西卻在我面前,吃的人卻不是我,帳單卻是我的。天阿,以為撈到寶,卻是上了賊船。
建修心中吶喊,無助的眼神飄向身旁的阿翔。X的,吃東西裝忙,好樣的。看在借我錢份上原諒你。
伸手將帳單拿來確認一下,雖然知道這樣做不是很禮貌,但是伸出去的手就是不受控制。不看還好…
天阿!五百多,這是什麼價錢啊!
連一旁的阿翔都可以在建修臉上看到:今晚可能要走路回家了。
女子品嘗著美食的同時,也將這一切看在眼裡。「幹麻看。」
「我只是想看看價錢而已。」說完的同時,也將帳單放了回去。
放下刀叉,女子看著把帳單放回去的建修。「怎樣?很貴嗎?」
「是真的有點貴。」建修把話越講越小聲。
「是喔,那你們來牛排店都吃什麼?」
「吃牛排而已阿。」來牛排店不吃牛排不會很奇怪嗎?
「都不吃海鮮的喔。」真的有窮到這種地步嗎?想說這樣已經是吃的很普通了。
「比較貴吧。」
「是喔。」也沒貴到哪。
「對阿,我…我蠻窮的,不怎麼有錢,當然吃一些比較便宜一點的東西。」
「是喔。」
「沒關係啦,反正這是為了跟妳道歉,道歉因為撞到妳請妳吃飯的。」要追妳的層面倒是比較多不過這樣看來被整的可能性卻蠻高的。
「要吃就要吃好一點的阿,但還是讓你破費了。」
「沒關係。」
當道歉宴席接近尾聲,建修將帳單結算了一下。「喂,阿翔。借點來擋一下吧,我帶的錢不夠,我領錢會還你的。」
還好,還好我和阿翔只吃牛排,還不用狼狽到走路回家。只是…買衣服的錢…沒了…。
結束後讓阿翔將兩女帶到門外,建修獨自將帳單結清。
「呼,終於結束了。」
一行人就站在店門口,讓皮膚適應著突然沒空調做調溫的戶外,吹著自然風,還有汽機車排煙的髒空氣。
「我們要走了。」再耗下去也不是辦法,反正要追到妳的機會已經很渺茫了,就算追到也養不起阿。
建修再強調一次。「今天這餐請妳,是因為之前撞到妳,當做道歉。然後現在已經很晚了,妳們也早點回家吧。」
「恩…對了?你們兩個不是還要買衣服嗎?」
「是阿,可是已經玩到這麼晚了,明天在來買。」先騙過去在說吧。
建修和阿翔正要掉頭走人的同時。
「等下!可不可以留個電話。」女子從包包裡拿出手機。
「好阿。」當然好阿,等一整晚就等這句話了。
建修將電話給了女子以後,女子馬上將電話回撥回去。
「這是我的電話號碼。我叫莊淑珍,叫我小珍就好了。就這樣,掰掰了。」說完兩女轉頭就走了。
「掰。」
看著小珍轉過街角後,兩人才叫計程車回宿舍。
「建修,那叫小珍的長的很漂亮耶。你要追她阿?」
「你猜看看,我都已經有她的電話了。你說呢?」拿著手機在阿翔的面前搖晃著。
「是喔。」阿翔這時也學著將手機拿在面前晃。
X的,阿翔這小子比我還利害,在拿沙拉的時候就已經拿到小珍朋友的電話了。徹底輸了。難怪今天會那麼樂意借錢給我。
「動作比我快。」
「還好啦,哪像你,還要女孩子跟你要電話。」
真讓人心痛的一句話,顏面何存阿。算了,至少目的達到了。
莊淑珍,小珍。

*****

我在鍵盤上敲完小說這幾段文,天也差不多亮了。看著床上因為玩貓玩累,因而睡去的玉玟。
真的是很難相信,會在那樣的時間點遇到她,這就是緣分吧!
「唉……不知道她們現在過的如何。」
我轉過頭看著窗外,灰厚的雲層裡,淡露出的太陽光,在加上台北清晨,那帶著濕重的髒空氣,混濁。

待續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ryit287814 的頭像
tryit287814

tryit287814

tryit2878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