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味愛情

「幫貓取個名子吧!」玉玟邊說著,邊將貓抱過來我面前。
「妳取吧!」我檢查了一下小說的錯字一邊說著。
「告一段落了嗎?」
「恩,這章寫完了,在最後的整理。」
「我看阿,這隻貓就叫小唆好了。」玉玟用開玩笑的口吻說著。
我懷疑的轉過頭來。「小說?」
玉玟將貓放在我的懷裡。「是小唆,囉唆的唆,取你愛寫小說的諧音。」
我將貓抱在面前看了許久後道:「你叫小唆。」
小唆似乎回應我的樣子「喵……」了一聲。
我看了一會,順手將小唆放在地上後對著玉玟說:「走吧!吃午餐去。」
「這次你又想到那裡吃好料的?」玉玟賊賊的笑了一下,一臉期待的樣子。
「聽說東區有一家不錯的法式餐廳,德叔說他知道在哪裡。妳應該不介意在週年慶多一個老爹陪我們用餐吧?」我拿起手機,撥了通電話給在庭院洗車的德叔。
「德叔對我們這麼好,當然要找他一起。」他可是跟你將小唆帶回家來的。

吃飯時間,車在台北的街道上,時停時走,將近一個小時的車程,來到了離市區不遠的一家法式餐廳。
「這裡不是?!」
我在玉玟還在懷疑的同時,接著道:「妳還記得這裡?」
玉玟斜著眼看著我道:「我怎麼可能忘記。」
「我想回來看看舊景,似乎沒什麼改變。」
因為台北的人,生活都特別忙碌。忙著工作,也忙著吃飯。大部份的人都堅信,『時間就是金錢』。也因此這間講求氣氛的餐廳、與只有懂得享受美食的人才會到來。所以,人不多。
這間法式餐廳正是我和玉玟,認識不久的時候來過的。
當時我將那枚便宜的戒指丟在這家餐廳,讓玉玟印象深刻,也就在同時堅信我兩的這段感情。
玉玟點破的問:「這裡會是令你傷心的地方嗎?」玉玟點了當時我所點的那樣餐食,細細品嘗,似乎打算吃出我當時的心情。
「那如果是一種感覺的話,我大概已經忘記了。如果是幻覺,那應該在那時候就已經幻滅了。」我一邊說著,一邊摸著那曾戴過戒指的手指,彷彿想在其中找回些什麼回憶。
玉玟重重的放下手上的叉子道:「黃俊皓!難道你到現在還忘不了她嗎?」
「那妳忘的掉我嗎?」我依然受不了玉玟那種,翻臉跟翻書一樣的個性。
「那怎可能,你是我的,誰也不能把你奪走。」玉玟眼框含淚卻未滴落的看著我。
我也很受不了玉玟那種,動不動就哭的個性。
此時德叔站了起來道:「少爺,我先到車上等你們。」說完便獨自走向櫃檯結完帳,出了餐廳到車上等著。
看著德叔走遠後,回頭對著玉玟道:「那我怎麼忘的了呢?雖然我是愛妳的,這妳是知道的。」
「那你不應該在這個時間、這個地點,對我說這樣的話吧!」玉玟的語氣越來越重了。
我看向四周看了一下,小聲道:「妳可以小聲一點嗎?況且這話題是妳先揭開的,我卻不希望妳如此在意這件事。」我拿起舖在大腿上的口布擦嘴。
「……」
我接著說:「既然妳這麼在意這件事,剛好我們又在這餐廳裡。那我把話攤開講吧。」說到這,喝了口水。
瞬間,我用著厲眼的看著玉玟道:「妳為什麼要跟蹤我到那裡。」
「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。」玉玟雙手環胸撇過頭去,不敢向我直視。
我放下手上的杯子道:「妳知道的。而且妳也知道我跟妊卓的關係已經不是那樣了,妳為什麼要讓自己傷心和猜忌,妳的胡思亂想不只影響到妳自己。」雖然一口氣把話說完,但還是用著輕聲細語的方式對玉玟抱怨。
「這對我來說太沒安全感了。」
「是的,妳這樣也讓我沒安全感。」
玉玟擤了擤鼻子道:「那…那你到底要我怎麼做才能讓你完全屬於我的?」
「什麼都不要做,不要在做那小孩子的舉動。況且,妳不認為我已經是屬於妳的,那我還在這多費唇舌做什麼呢?不要在去計較過去種種了。」
「嗯。但是你也不用選在這種時間、地點跟我攤牌吧!」玉玟的語氣逐漸緩和,但不免要為自己找些台階下。
「就如我剛剛說的,是妳自己要挑起這個話題的,而且在這裡唯一跟我們牽扯到關係的卻不是妊卓的事,而是韻雲,這是否太諷刺了?一下甜、一下苦,這是什麼滋味呢?可能只有妳知道吧!妳現在吃出來了嗎?」我依然縐著眉頭,但是卻已經看的出來,心中已將很多事放下了。這個擔子如此沉重,卻不是我能輕易控制的。
我不待玉玟說話,接著道:「別想太多了,既然都明白了,就開心的過完今天吧,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」
玉玟低著頭,嘴裡喃喃的念著:「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…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嗎?」

這個夜晚無雲遮月,但是夜空卻被白日的污濁空氣攏照著,見不得星星,迷濛的月還是可見。
庭院裡,一老一少兩人對坐在躺倚上,喝著手上的茗品,煞是悠閒。
「少爺,今天的事似乎讓李小姐很難過。」德叔說完將手上的杯子輕輕放在桌上。
我將正要靠近嘴邊的杯子止住了動作,頓時也將杯子放在桌上。向後躺,抬著頭看著夜空,無意識的伸著手像是想抓住什麼,道:「德叔,這些事都是在你還沒到家裡就已經發生的事了。你想知道嗎?」接著輕聲的說:「我好像還有很多事都還不在我掌握之中。
每個人都想隱瞞我事情,連老媽也不例外。」
「您如果願意將一些過去的事情說給我這老人家聽,我是再高興不過的,至少您沒把我當外人。」說完用帶著慈祥的雙眼看著我。
我揚起嘴角,淡笑道:「其實也沒什麼,只不過是一些糗事、和見不得光的事罷了。」
德叔會意道:「這我不說的,就算在怎樣大的事,都已經是過去的事。現在只能回味,如果少爺想彌補些什麼,我說不定還能幫上什麼忙。」話雖恭維,但從德叔臉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輕浮。
「我慢慢說,反正夜還很長,說多少,算多少。只是,這樣德叔你就要晚睡了…呵呵。」
「少爺,您未上塌我哪敢就寢。」
我搖著手道:「不不不,你是長輩不該這樣說話的。」
「應該的,我這條老命是老夫人在日本救回來的。她有恩於我,還讓我有工作,在這裡幫您料理家事。當年的生活,卻比現在苦上百倍不只。」德叔說著說著,感激的眼神裡都快掉出眼淚來。
我看著桌上的杯子道:「那我們先把茶弄熱在說吧!」
話後,德叔拿起桌上的兩個杯子走到入屋的門口止了步,轉頭道:「少爺,天有點涼了,我順便幫您拿件毯子吧。」
「謝謝德叔。」我說完便用手撐著下巴,將事情想的入神。
不久,德叔手臂上披著件薄毯,手上各拿著兩杯熱茶走過來。
我接過薄毯蓋在大腿上,看著德叔坐在躺椅上道:「這件事我看要從認識陳韻雲開始說起。」
這時德叔插口道:「陳韻雲是哪一位?」
「我到忘了你沒見過她。她是我當年讀書的同班同學,也是我第一個女朋友,也是我認為最好的女朋友。到目前為止還無人能取代她。」
「難道是因為少爺您太念舊,所以今天李小姐才會不高興嗎?」
我喝了口熱茶,沾舔著唇邊的餘味,過了分秒後道:「德叔,你泡茶技術誒來越好了。」
「謝謝。」
我再接著說:「也不完全是這個原因。」接著想了一下,又道:「其實最大的原因在於妊卓。」
「就是我們平常會去她學校看她的那個…小表妹?」
我點了點頭,將雙手枕在後頸,閉上了眼睛。道:「現在講個故事給你聽吧!」
「洗耳恭聽。」

*****

「要畢業了,你有打算接下來的路要怎麼走嗎?」韻雲整理著桌上的書,放入書包裡。
俊皓看了一下四周,所有的同學都已經離開教室,到下一堂課的教室去。眼見四下無人,便從韻雲的身後攔腰抱著,在韻雲的耳邊嘻笑道:「妳往哪走,我就往哪走。」
韻雲猛的裡轉過身來,推著俊皓的額頭,順利阻擋欲將親過來的嘴巴。正顏道:「不要跟我開玩笑了,我很認真在問你話。」
討個沒趣的俊皓跌坐回之前的座位上,一手撐著下巴,含糊不清的道:「找些零散的工作做,或等兵單吧。」
「你就是這樣,不要不緊的。哼…。」韻雲說完便拿著書包轉頭往下一個教室去。
俊皓被這突如其來的閃人動作害的跌到椅子下,連拖帶爬狼狽的跟了出去。

畢業不久,俊皓和韻雲都在困難的升學環境下,放棄升學,步入社會。

就在俊皓進入某間餐廳當工讀生時不久,韻雲因為俊皓的關係也進入該餐廳。但是韻雲則選擇當上正職人員。
「俊皓,你真的不升正職的嗎?」韻雲一邊整理桌面,一邊對著把玩抹布的俊皓說著。
俊皓將手上的抹布往桌上一扔說道:「我已經接到體檢通知單了,可能不用多久就要『入獄』了。」
「體檢跟工作有什麼關係?這都是藉口。」
「當然有阿!體檢完後不久就要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。如果我現在轉正職人員,不就連最後一點玩的時間也沒有了!」俊皓皺著眉頭,擔心的說著。
「你就只擔心沒時間玩,卻不擔心沒工作做。」韻雲將一張桌子擦完換另一張,雖然一直跟著俊皓說話,但手上的工作一直沒停過。
「就算我現在轉正職的,可能再過不久就要入伍了。這工作變的有跟沒有一樣。」
韻雲停下了手邊的動作,斜著頭,看著一副屌兒鋃鐺的俊皓,罵到:「你是沒有聽過,停職留薪嗎?!」
「你們兩個幾張桌子,打算擦多久?」一旁的領班快看不下去了。
「我擦完了,還有什麼地方要用的?」俊皓找到了點機會,閃掉韻雲的『威逼』。
「下班再到我家聊吧!」俊皓走之前將這句話丟給韻雲。
「……。」
兩人各領了工作,自行忙去。

下班當時,在員工的停車場。每個人拖著疲庳的步伐,牽著個自的車就走。
俊皓坐在自己的機車上,等著韻雲打卡下班。
看著韻雲從餐廳側門出來,道:「走吧!」
韻雲來到自己的車前,做著以往的動作,嘆聲道:「不去了,我好累喔!從你家在回到我家還要一段距離。」
俊皓高興道:「妳可以不用回去啊!今晚就住我那裡吧!」
「拜託,我明早還要上班,誰像你這麼有空。而且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玩的在晚都要回去睡。」韻雲帶著一臉的倦意說著。
俊皓扁了扁嘴說:「妳已經好幾個禮拜沒來陪我了。」
韻雲指著俊皓的鼻頭說到:「喂……前天才陪你逛過夜市,不要說我沒陪你。」不等俊皓回話,又補上一句:「我先走了,我不想在這吹風,有事再打電話給我吧!」說完轉頭牽車就走。
後頭的俊皓張著嘴,看著走遠的韻雲。喃喃自語道:「我說的陪我又不是指這種陪我……唉……算了。」

*****

德叔聽到這便道:「陳韻雲小姐原來也是一位很懂事的女孩,而且還很為你著想,你應該要體諒她的辛勞才對。」
「是阿,沒辦法,當時的我太不懂事了。」我帶著尷尬的微笑,喝漸漸冷掉的茗品,說著。
德叔微微點了點頭接著問道:「那後來呢?」
「後來就發生了一件,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事情。」
我便接著說下去。

*****

就這樣,俊皓依然故我,沉膩在這當兵前的愉快時光。很幸運的,他畢業到入伍,這中間的時間竟拖過了一年半,不禁讓人聯想到,他被遺忘了……。
這年俊皓在父親的『帶領』下,多次前往離住所不遠的大姑姑家。然而,大人們談的『錢』事,俊皓完全不與理會。
他只注意到一個人,那就是他的小表妹,林妊卓。
當時的妊卓,因為常常受到自己兩個親哥哥的欺負,然而俊皓又時時的袒護她。漸漸的,妊卓與俊皓之間的距離,越來越近。
當兩人發現,彼此之間的距離,已經完全不能靠任何一方下去支撐的時候,這段不該有的地下愛情,萌芽了。
「妊卓,妳知道的,雖然我很喜歡妳。但是,我不能離開韻雲的。昨晚是我太衝動……。」
「你不用在說了,你只要心裡有我就好。我知道以我現在的身份,根本只是個配角而已。
我雖然只有十六歲,但是我還曉得什麼是先來後到。我會等的……。」妊卓抓著披在身上那件單薄襯杉的衣角,低著頭看著床上昨晚傾囊相送的『戰績』。
無知的她,完全不曉得所等待的人,並不是她該擁有的。而且這段感情並不會被祝福。
俊皓將妊卓拉到了懷裡,試著給與溫暖。吻了吻妊卓的額頭,將這一切在心裡想了千百回。接下來的路,該怎麼走?
俊皓嘴邊細語的道:「任何人都不應該知道這件事的。」
「我不會說。」妊卓說完後,將摟在俊皓腰上的手,環的更緊了。
兩人都無法了解對方在想些什麼,也不知道將來該怎麼走。在不是很了解對方,和對不確定的將來,各抱著僥倖的心態,和單方面的依戀。
私底下的交往,不會比放在檯面上的交往,來的輕鬆。
俊皓、妊卓每天就靠著手機向對方述說心情。俊皓在韻雲不常陪他的情況下,有了代替的對象。妊卓則是在這感情世界裡,越陷越深。

*****

「我一直以為,少爺會暗地裡去看她,只是出自一片關心而已,沒想到,原來還有這一層關係。」德叔一臉好笑的表情。
不虧是在日本長期待過的人,不把這種事當一回事。雖然日本民風保守,但是跟台灣還是有所差別。
「是啊。」我尷尬陪笑到。
「那為什麼現在會和李小姐在一起?」
「我也不知道,這中間的事我倒是要再想想。似乎完全空白一樣,我現在只記得,玉玟打破了我與韻雲、妊卓之間關係後的事情而已。」我縮了縮身子,接著說:「可能那時候愛玩吧!而且,當時彼此了解對方之後,就只剩下適應對方和離開對方。我想玉玟是前者,韻雲則是後者。」
「所以長久以來,你一直順應著李小姐只是為了適應她?」德叔像是想到了什麼。
「互相吧!我也想安定下來了。你不覺得玉玟真的很愛我嗎?現在很難找到真心愛自己的人,外面世界的誘惑太大了。雖然玉玟在感情方面的表態是強烈了一點,但她這樣也是怕我再次被他人奪走。」
德叔疑惑的問道:「再次被奪走?」
「是啊……」我踱步站了起來,吸了口空氣中的冷風,接著道:「兩晚沒睡,我累了,下次再說吧!讓我再好好想想。」說完往廳裡走將過去。
德叔也跟著站起來,目送著我離開。嘆了口氣,搖頭輕語道:「但願你今晚能睡好。」
德叔整理完現場,只留下夜深人靜的夜晚。

待續...

創作者介紹

tryit287814

tryit2878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ALu
  • 此則為私密回應
  • 仙人掌~喵
  • 都不是~
    是我表達的不好~
    不過你不是說年紀不重要~
    又不是要找伴的~
    年紀隨便啦~!
  • 仙人掌~喵
  • 老貴庚阿 西蝦咪碗糕啊~!
    我六字尾的啦~!
  • 仙人掌~喵
  • 好啦~恭喜你喔~
    前幾天一個學弟結婚不過沒能去參加的囍宴很可惜...
  • 仙人掌~喵

  • 當兵!!!
    您的意思是說退伍之後就要結婚囉~
    好啦~原諒你~
    不過下次等你寫好我可能已經忘了這三篇寫啥東東了~
  • 仙人掌~喵
  • 哪有!
    是你推薦我看的A~!
    啊真的不錯看才想要看後續啊~
    啊這篇都是四月的文章了還說我欺負你~
  • 仙人掌~喵
  • 看完囉~三篇~
    黑底白字還真傷眼...
    不過沒看到結局...
    一次寫兩個故事還真不簡單~
    不錯看~
    後續ㄋ?
    還沒想到還是沒空寫?
     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