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味愛情

我在桌上留下玉玟的早餐和一張紙條,離開房間,悄悄的合上房門。
「德叔,載我去那裡吧!」我一邊說著,一邊坐在玄關上穿鞋子。
「少爺,這次還是不讓李小姐知道你要去那裡嗎?」德叔像個侍者站在一旁。
「我可不希望在看到不想看到的事情發生。」
「是,那少爺這就走吧。」德叔說完領著我出門,走向一旁的車庫。
當車子離開車庫的同時,俊皓房間的窗戶旁,在三樓的窗邊,隱約可以看到某人的身影。那一雙凝視的眼神,曾經出現在俊皓身後的次數,可想而知。
「又給我跑去見那隻小狐狸,我看他一定也忘記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了。」一陣咬牙切齒的聲音,回蕩在昏暗的房裡。
德叔開著轎車載俊皓離開了玉玟視線後,玉玟跌坐在電腦桌前,再次看著放在桌上的早餐和紙條,紙條寫著:『吃掉早餐,等我回來。』
玉玟一邊惡狠狠的吃著早餐,一邊將俊皓正在寫的小說看了一遍後,將最後一口早餐塞進最裡,敲起了鍵盤。
「我不會認輸的。」

*****

髒亂的走道,快壞的日光燈閃爍不定,牆角四週皆看的到密密麻麻的蜘蛛網。堆積如山的雜物,堆靠在走道的兩旁。員工宿舍的管理員,依然睡死在管理室裡。
建修在宿舍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幾瓶啤酒,順便與店員閒聊了一下,就跟著阿翔回到了宿舍房間裡,進門前還不忘用腳挪開掉在走道上的東西。
雖然員工宿舍有人管,卻像是沒人管一樣,走廊上的髒亂,住上一陣子大家也就習慣了。但是各自的房間還是整理的頗為乾淨,再怎麼說也是人住的地方,而房內的氣氛則是因人而異。
「X的,害我連買衣服的錢都賠進去了。」已經幾罐黃湯下肚,開始喃喃自語的建修,講完後便攤在桌上睡著了。
這個星期六就這樣過去了。

驚醒過來,建修看著時間,瞪著大眼驚呼道:「十二點了,中午十二點!」說完愣了幾秒,接著再度倒頭躺在地上。「都忘了今天是禮拜日。」呼…不用上班。
翻身到浴廁,稍微梳洗了一下,就出門到附近的商店買了吃的回宿舍來填飽五臟廟,心想:心情不好喝酒真的是太傷胃了,更何況還空腹。
回到了宿舍房間,發現室友阿翔還是睡的魚翻肚,嘴裡的打呼聲大到連醒著的人都受不了。「睡,那我就自己吃,等等在開電視吵你。」
就這樣,阿翔在吵雜的攻擊之下,最後也一起陪著建修看電視看到三點多。
「悶阿!真想打個電話給小珍。」建修煩躁的抓著頭。
「又沒人叫你別打。」阿翔一副被吵醒還在不爽的臉,隨口抱怨著。
這時建修的手機突然傳來震動和鈴聲,差點將手機丟了出去,看了手機上的來電顯示。
「是…是小珍打來的。」建修用顫抖的手,將還在響鈴的手機拿到阿翔面前。
「打來就打來阿,吵什麼。你還要讓電話響多久。」你快接吧,吵死了。
「你在幹麻?」
這是問候語嗎?怎麼接起電話就直接問人家在幹麻,又不是很熟。
「沒有阿,我在宿舍裡,工廠的員工宿舍裡,看電視、吃東西。」
「你今天晚上有沒有空啊?」
「今天晚上喔…我想看看。」哈哈,機會來了。
「阿翔,今天晚上有要做什麼嗎?」這當然是要說給電話另一頭的小珍聽的,反正阿翔不用理我也知道我想要做什麼。
「今天晚上有空阿。」
「有空!?」淑珍心想:這樣太好了。接著說:「我想找你去唱歌,賞臉嗎?」
「只找我而已嗎?」
「對阿,就是只找你而已。有什麼問題嗎?」
「我可以帶人去嗎?」連壯膽的夥伴都不能帶嗎?妳太賊了。
「不要啦,你一個人來就好了。」淑珍越來越不耐煩了。「反正你一人來就對了麻。」
「好啦!」沒關係,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。
當確定好唱歌地點之後,建修掛了電話,就開始翻箱倒櫃的找今晚適合帶出場的東西。
「你真的要去嗎?任誰聽都知道有問題。」
「我知道,不過應該還不至於有生命危險。」

建修斜背著小包包,穿著便宜的休閒服,就前往和淑珍約好的地方。
到了好X迪門口後,建修馬上撥了電話給小珍。
「我到門口了。」電話的另一頭怎麼如此安靜?還沒開始唱嗎?不會是在等我吧?
「進來阿,我們在XXX包廂。」
「我一個人不好意思進去,妳出來接我吧!麻煩妳了。」
「好吧!等我一下。」真是麻煩。
藍色低腰牛仔褲,配了一雙高價位的高跟鞋。上半身由藍白襯衫配上一件灰色皮外套,貴氣逼人。淑珍就這樣出現在建修面前,全身的家當都將之比了下去。
淑珍站在不遠處,見建修一直沒動作,便道:「走吧!」說完轉身往來路走去。
建修摸摸鼻子隨之跟了上去。
進到包廂,看了一下。
建修心想:「等級實在差太多,真不是滋味,早知道就不來了。
這裡的中包廂,八個人都嫌太大。
進去之後會不會出不來,今天身上的錢可能又要付諸於流水了。
可能是因為男生過少,才想到找我來吧。」
男生加上建修只有三個,全部就有四個女生。而且個個身穿名牌,男的一眼就可以看出是身出豪門,玩褲子弟的樣子,跟連續劇演的不相上下。女的就更不用說了,模特兒的身材,走在時代尖端的穿著一點也不落流行。
當淑珍坐定位後,建修很自然的坐在她旁邊。這時坐在對面的一名男生,向著淑珍使了一個眼色。
淑珍側著頭,笑著看著建修道:「會喝酒吧?」
「嗯,會阿。」
「你想要喝什麼酒?」淑珍心想:「就算你說不會也要你喝到會。既然你都一腳採進來了,我就不能對不起在座的好朋友了,嘿嘿…。」
「我喝台灣啤酒。」太好了,又有台啤可以喝了,昨晚喝不夠。
這話一落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建修身上,這一停就是好幾秒。接著整個包廂裡全是淑珍的朋友帶來的笑聲。
建修心想:「怪了,喝台啤有這麼好笑嗎?」接著將心裡的想法脫口而出:「我喝台灣啤酒有這麼好笑嗎?」越看越生氣!這有什麼好笑的?
淑珍壓抑著笑意道:「像你這種年紀的人都喝台啤嗎?」
「大概吧!」這我怎麼會知道?
建修接著道:「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喝台灣啤酒。」
「不能喝烈酒嗎?」
「也是可以啦,只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喝台灣啤酒。」
「是喔,你也喝烈酒喔?」這麼堅持。
「我會喝阿,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喝台灣啤酒。」有酒喝當然選自己喜歡的。
「既然你那麼堅持,我就幫你叫台啤好了。」唉,真是失策。沒關係,就算喝啤酒,也要你喝到求饒為止,不然你今天找你出來就沒意義了。

*****

「妳醒了,怎麼不多睡一會?」我在玉玟沒察覺的情況下回到房間。
我眼見玉玟不理,走向前去看了桌上的餐盤,然後再看著電腦銀幕,摸著玉玟的頭道:「很乖,有吃早餐。妳看我幫妳帶什麼東西回來了。」我說完以後便側過身去。
玉玟很不情願的轉過頭來,看到德叔抱著一隻貓走進房裡。
玉玟站起來接過貓,然後抱在胸前道:「你為什麼要帶貓給我?」
「妳不是很喜歡貓嗎?況且,妳忘了今天是什麼日了嗎?真是的,我還以為妳是因為記得今天是我們認識的紀念日,所以昨天才來找我的。」
「是阿…我正是因為這樣才找你的,原來你全都還記得。」玉玟流下止不住的淚水說著。
「傻瓜,哭什麼?來,讓我看看妳又幫我添了多少劇情進去。」我說完後就坐在電腦桌前。
「沒寫什麼。」
此時,德叔已經悄悄的將門帶上。
看完玉玟寫的劇情之後道:「哇!妳把淑珍寫的這麼恐怖阿,建修哪裡得罪妳了呢?」
「哪有。我只是隨便寫寫而已,不喜歡你可刪掉阿。」玉玟說完便要伸過手來將剛剛打的劇情刪掉。
我伸手住止了玉玟的動作道:「沒關係,我接著寫,妳去旁邊玩貓吧!剛被領養出來,還是很怕生的,跟牠多培養一下感情吧。我明天在叫德叔帶牠去植晶片。」
「你現在不陪我們嗎?」
「剛好有靈感,讓我打完這個章節吧。」我說完後,就轉頭回銀幕前再將玉玟所寫的部分在看一次。
玉玟便將貓帶到床上逗弄著。

*****

淑珍正對叫進來的服務生講了我們所要點的東西。服務生走後沒多久,兩個服務生敲門進來,將五瓶洋酒及杯子和一打的台灣啤酒放在桌上。
同一時間,淑珍將啤酒拿到建修面前:「來,這是你要的啤酒。」
此時服務生用著異樣的眼神看著建修,停頓了幾秒。服務生發現自己做了不禮貌的行為,才迅速將視線移開。
建修看到桌上的五瓶洋酒心想:「會不會很貴阿?這樣子就算花費平均分攤,我帶來的錢也不夠阿!怎麼辦?現在只能見機行事了。」
淑珍一手按著那一手啤酒,一邊斜頭歪眼問到:「你該不會是想說要平分消費,所以不敢喝太貴的酒吧?」
建修見被淑珍說中心事,不好意思的抓抓臉頰默認了。
建修見服務生正要轉身,要去幫忙另一位正在開洋酒的服務生,轉移尷尬叫住服務生說道:「麻煩先給我一個冰壺,裡面裝半壺的冰塊。」
「好的,請稍等。」
兩個服務生離開後,淑珍的幾位朋友便將洋酒拿來當調酒在調。
沒過多久,除了建修以外,所有人面前都放上一杯調好的烈酒。最後還不忘問建修:「你真的要喝那個喔。」說著,手指著桌上的啤酒。
「對阿。」既然都已經送來了,當然要喝。
這時淑珍對建修勾勾手指道:「不會要你付錢的,只怕你沒那本事喝而已。」
被刺激到的建修轉怒為喜。
不久,服務生將冰壺送進來給建修。
建修叫住服務生,轉手將淑珍手下的那手啤酒提給服務生道:「幫我換成一箱。」
服務生一愣,卻忘記去將酒接過來。建修以為這些服務生都要小費才御的動,就將啤酒擱在桌上,假闊氣的從口袋拿出一百元給服務生。服務生見連搖手提著啤酒轉身呵腰的離開。
包廂內一陣靜無人聲,連淑珍張大的嘴都忘記合上了。
「你喝酒那麼恐怖喔?一箱耶!」真不敢相信。所有人也跟著七嘴八舌的談論著。
「一箱就好,一箱就好。」你們這些人也太小看我了。
服務生將一箱啤酒搬進來後,建修便開始自認為很帥氣的將啤酒倒入冰壺裡,空罐喀啦、喀啦一手一個的捏扁丟回放啤酒的箱子。
淑珍一手拿著杯子,一手取過裝滿啤酒的冰壺倒酒進去,向建修道:「來,向大家自我介紹一下吧!」
建修取過酒杯後,向著坐在對面的眾人舉杯敬酒:「各位好,我叫李建修,十八歲。」
「什麼?你現在才十八歲喔?怎麼看起來像二十幾歲了阿!」其中一個女生驚呼到。
建修用著『我有這麼老嗎?』的表情看著淑珍。
淑珍會意,誠實的點了頭。
「這長相也不是我願意的。」無奈阿!說完,建修便將手上的啤酒一飲而盡。
「嗯?就這樣?自我介紹是這樣子介紹的嗎?」快看不下去的淑珍問到。
「不然呢?」
淑珍取過酒杯後再將其倒滿道:「是要一個人一個人做自我介紹,好!重來。」說完將一杯快滿出來的啤酒遞給他。
「不會吧!妳玩這種遊戲喔!」想把我灌醉。
「快點阿,人家再等你耶。」就是玩這種遊戲。
對面的一人已經將酒杯舉起,其他人也開始跟著起鬨。
「好好好…。」建修說完,取過酒杯開始『玩遊戲。』
敬酒遊戲到了第四杯的同時,因為喝太快胃開始有點漲,建修覺得不休息一下不行。
「讓我休息一下,抽口煙吧!」建修將煙點起來,吸上一口。
淑珍將被吸上一口的煙取過來道:「好了,繼續吧!」
當建修和所有的人都敬過酒後,眾人才開始點歌下去唱,難聽的歌聲卻讓建修不敢恭維。為了轉移注意力便頻頻找淑珍聊天,跟其他人完全沒有交集,又不是很熟。
無意間,手中的黃湯也一杯接著一杯下肚。
幾分鐘過去,耳邊『悅耳』的歌唱聲也換人接手。
與淑珍閒聊的話題也在此停住,淑珍因此將目標轉向一旁的女伴話家常,留下建修一人喝悶酒。
當淑珍再次注意到建修時,一箱的啤酒已經被建修喝完了。
「你還要喝嗎?」
「還可以在叫嗎?」能在喝當然是最好了。
「可以阿。」當然可以,要喝到死都可以。
淑珍見建修遲疑便知道是什麼原因,順口道:「放心啦,真的不會讓你付錢的。」還不至於說話不算話。
「那…那在叫一箱好不好?」太好了,可以喝到爽。
「你…你要叫一箱喔?」叔珍瞪大眼睛看著建修。
這時連唱歌的人都停下來。
接著又是喀啦、喀啦捏空罐聲,冰壺再度被倒滿。
建修很平常的喝著冰涼的啤酒,坐在對面的男生也不甘示弱的拼起酒來,幾人倒忘了自己喝的是烈酒。
建修喝了幾個小時的悶酒,一箱啤酒也空了,只剩冰壺裡了一半啤酒,建修才開始有想跑廁所的感覺。
淑珍看著從廁所回來的建修,再看看空掉的啤酒箱子。「你喝完了?」
「喝完了。」
「你不會醉嗎?」兩箱都快喝完了,還不醉。
「現在還不會。」
「還想喝嗎?我怕你回不去。」
「叫半箱好不好,再半箱。」建修用著渴望的眼神看著淑珍。
「建修!你怎麼了?你是不是心情不好?」瘋了你,喝那麼多。
「沒有阿,就想喝酒阿,我也不好意思點歌。」不喝酒,光聽他們唱歌耳朵就痛了。
剛好桌上的洋酒也瓶瓶見底,淑珍再將服務生叫進來,一樣的洋酒又叫了一組、啤酒半箱。
全部的人再繼續喝,各各酒量都還不錯,也已經沒人小看建修,譏諷的話也已經煙消雲散。
「想不想唱歌?」當所有人帶著幾分醉意,一些歌聲已經出現含糊不清的狀況,淑珍問了問建修。
建修手上的杯子頂在唇邊,嚼著舌根含糊的說:「晚一點,在晚一點。」
不過在他心裡已經想唱歌想瘋了,不過現在時機還未到。所有的人…還沒喝夠呢!
時間就這樣分秒的過去,與淑珍的對話斷斷續續了幾回,啤酒也喝到所剩無幾,廁所也不知道已經來回幾趟了。
與一旁的朋友聊天的淑珍見到建修從廁所出來,見他坐定後,用著不一樣的眼神看著他,對他說:「今天可真是謝謝你了。」
「為什麼?」建修拿著桌上的濕紙巾擦手,一邊回答。
「因為阿…今天本來是要找你出來,將你灌醉之後讓大家看你出洋相的。」淑珍越說越小聲,臉上滿是歉意。
「沒關係…。」建修心想:「反正也沒有損失,況且這都是在意料之中。」
淑珍見他不在意也鬆了一口氣。關心的問道:「你會不會醉阿?」
「現在還不是說很醉,眼睛還沒花,還可以再喝。」建修指著電視螢幕。
「你酒量這麼好。」
「還好。」
就這樣,兩人東扯西扯的又聊起來。
「對了,那個跟妳一起出去逛街的女生怎麼沒過來阿?」
「她說她今天有事。」
建修雖口問道:「是喔,什麼事阿?」
「不知道。」淑珍心想:『問那麼多做什麼。你就真的那麼想見她嗎?』勉強擠出來的笑容,試著掩蓋心中的不愉悅。
「恩…對了!那…今天誰要付錢?」
「我阿。」淑珍指著自己。
「妳要付錢?這樣會不會花太多阿?我又喝那麼多酒!要不要幫妳出點錢?」慌張的建修,一副急著掏錢出來擋的樣子。
「不用啦,你今天開心就好。」又不是沒錢。再道:「而且,今天你來了,如果你不來的話,我還會被我這些朋友笑的。還有阿,你可千萬不要喝醉,別讓他們看笑話。」
就這時候淑珍的一個朋友注意到建修的啤酒已經喝完了,晃著手,指著冰壺道:「他酒喝完,再叫阿,再叫阿。」一看就知道醉了,連說話都忘了分寸。
其餘人帶著濃厚的酒意,也有點無意識的跟著起哄。
「無所謂阿!那就再叫吧!再叫半好了。」建修翹著二郎腿,攤了攤手。
淑珍一手按著建修道:「半箱?你不能喝就不要喝了啦!」
「我可以喝啦,可以喝…。」這樣關心我,就算喝死了也值得。
在所有的人慫恿之下,又半箱酒被送進來。
當桌上烈酒都各剩半罐時,建修的台啤也僅剩幾罐。
這樣一整晚下來,包廂內滿是酒氣,已經有一名女不支醉倒,攤在一旁,不過這樣算是酒力和酒品已經是不錯了的。
「你怎麼都不唱歌?」和建修閒聊的淑珍問著。
建修還是老話一句:「沒有不唱阿,你們先唱。」頓了一下再補上一句:「不是我請客,不好意思跟大家搶麥克風。」心裡卻是想唱的緊。
「不會啦!你不用不好意思,反正錢是我出的。」
「但是我還是會覺得不好意思。」
這時建修將話題扯到淑珍的家庭狀況,問了問家中成員,得知淑珍上有父母下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,淑珍是家中長女。
「那…你說你住花蓮,花蓮好嗎?」淑珍也問了問建修。
「花蓮還不錯,蠻鄉下的。空氣好、風景也蠻漂亮。」
聊著聊著,淑珍的朋友一個接著一個不勝酒力的醉倒了。淑珍的朋友裡醉倒剩下兩個女的兩個男的,這四個也是搖搖欲墜,眼看也差不多了。
包廂裡只剩點了沒人唱的音樂聲,已經聽不到人唱歌。
「喂!唱歌啦!」來KTV光喝酒,對嗎?
「我唱歌很難聽。」
「沒關係,你唱麻。」淑珍邊講邊將歌本拿到建修面前。
建修奉命點了首歌,喝了口酒潤喉之後便開始唱。唱到間奏時,建修才發現淑珍兩眼一直看著他,一開始因為喝醉而睡著的女生也醒過來。
建修看淑珍盯著他看,他就看著淑珍,充滿感情的將這一首歌唱完。
唱完後不太好意思的喝了口酒,聽到掌聲四起,這時才發現,所有睡著的人都醒過來了。
「你…你怎麼唱歌唱這麼好聽阿你。」淑珍一臉不敢相信。
「會嗎?」捎著後腦杓,建修自己並不覺得哪裡唱的好,倒是唱了歌,酒氣也散了不少,清醒多了。
建修這時發現,淑珍還是轉著頭看著他,便道:「妳這樣,脖子不會酸嗎?」建修說完伸手摸著淑珍溫熱的雙臉,左右擺動了一下。
淑珍愣了一下,臉紅道:「不會,怎麼會酸。」
繼續喝。
沒歌了,也沒人敢點歌,所有人目光有意無意的不時飄向建修。
淑珍拍了拍建修的手道:「再唱阿!」
「幹麻?」
「你在唱歌好不好?」
「為什麼?」
「你唱歌很好聽阿。」淑珍轉向他朋友那。「你們說,他唱歌是不是很好聽。」
「是蠻好聽的。」所有人雖然不甘心,還是得承認,這畢竟是事實。
「很多人唱歌都比我好聽阿。」建修看到所有人都看著他不講話。「好吧,我再唱一首。」拿起點歌本再點了一首。
當歌唱完,淑珍還是將自己定格,兩眼看著建修,喃喃自語道:「這麼好聽…。」
「那有。」建修喝了一口,看著所有人,將杯子拿高:「喝酒阿。」
所有的人愣了一愣,拿著自己的酒杯看了一下,皺著眉頭喝了一口。
這時沒有人發覺到,這裡的主角已經變成建修了。

「你要怎樣回去?要我載你回去嗎?」
淑珍跟朋友和建修一行人站在KTV門口,冷風吹過眾人的身上,帶走的是陣陣酒氣味。似乎可以見到幾人搖搖晃晃的走來走去,他們大概也不知道自己正在出洋相吧!
建修看著臉上微紅的淑珍道:「我坐計程車回去就好了,妳最好也是坐車回去。」
淑珍伸手拍著紅臉將自己打清醒一點,呼了一口氣道:「那你到了再打電話給我吧,我自己沒問題的,不用太擔心我,倒是你喝那麼多,回去早點休息吧!」
「我會再打電話給妳的,妳自己回家小心點。」
一陣叮嚀後建修轉身回KTV裡請櫃檯服務生幫忙叫計乘車,淑珍低著頭拉住了建修的衣角,低聲說了一句:「謝謝。」這個夜晚是美好的。

待續...

創作者介紹

tryit287814

tryit2878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